我們爲什麼要紀念國恥?――昆明三中紀念“九一八”緊急疏散演練
來源:  作者:茶建楠  發佈時間:2018-9-26 18:01:40

       每年的9月8日,我們都會拉響防空警報,進行緊急疏散演練,在經歷了低頭捂嘴有序撤離,昂首挺胸激情跑操後,會有一位老師站在這兒向全校師生呼籲:勿忘國恥!每當這個時候,我都會問自己:兩百年以來,我們的民族所遭受的國難還不夠多嗎,爲什麼只有“九一八”被稱作國恥?數千年以來,我們的民族所創造的榮光還不夠多嗎,爲什麼一定要紀念國恥?



        我想到了一块碑,那是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的标志性建筑,名叫“残历碑”,因爲碑的造型像一本巨大而殘缺的檯曆得名,碑的右側是1931年9月18日的日曆,左側有一段碑文,內容是:“夜十時許,日軍自爆南滿鐵路柳條湖路段,反誣中國軍隊所爲,遂攻佔北大營,我東北軍將士在不抵抗命令下忍痛撤退,國難降臨,人們奮起抗爭。”


       這段碑文向我們講述了當天所發生的事件。爲什麼說“九一八”是國難呢?因爲從這天開始日本佔領了東三省,後全面侵華,中華民族在歷史上從來沒有遭受這樣的浩劫——3500萬人死傷,1億人流離失所,淪爲作家舒羣筆下那羣“没有祖国的孩子”,以一家6口人算,當時中國幾乎每個家庭都有遭受迫害的人。爲什麼說“九一八”是國恥呢?事變當天,進攻北大營的日軍兵力約800人,北大營的中國駐軍近7000人,此外,東北軍還擁有龐大的空軍部隊,號稱亞洲最大的兵工廠,數十架戰機沒有一架起飛就全部被日軍劫掠成爲轟炸中國的武器。打了,打不過,輸了,那叫慘烈;打得過,沒打,輸了,那叫恥辱。一個國家難免戰敗,面對外國侵略不敢或不能抵抗,甚至不戰而降,那就不僅僅是國難,更是國恥。



       我想到了一口鐘,它坐落在殘歷碑的西南角,總質量4.2噸,被稱作“警示钟”。


        钟的正面铸着“勿忘国耻”四個大字,鍾裙上是吶喊的人體浮雕羣像,表達抗爭和奮鬥之意。每年9月18日,都要舉行“撞钟鸣警”儀式,撞響警示鐘14響,寓意中國人民浴血抗戰的14年。如果說殘歷碑將人們帶回“九一八”事變那國破家亡的過去,那麼警示鐘則要提醒人們不要忘記隨之而來的苦難和欺凌。知恥近乎勇,我們需要通過紀念這一國恥獲得什麼呢?
       第一,不落後也會捱打,力量不是決定勝負的唯一因素。事變發生之際,南京國民政府中央與地方各自爲營,以一己之力蓋過了民族利益,縱有精兵數萬亦無可奈何!所以,團結與凝聚是集體生存的法則。


       第二,自己的命運要靠自己掌握,寄希望於他人那是一廂情願。南京國民政府寄希望於國際聯盟“主张正义”,國聯經過一年調查纔拿出日本侵略的結論報告,且列強奉行綏靖政策,並未強力干預,日本僅以退出國聯的代價就將中國的外交努力化爲烏有。所以,自立與自強是自尊存在的前提。




       第三,到了最危險的時候,要敢於發出最後的吼聲。事變發生時,東北軍並非將瀋陽城拱手相讓,一些底層官兵冒着“抗命杀无赦”的危險,打響了抗日第一槍。東北淪陷後,一些不願做亡國奴的東北人民和未撤走的東北軍,紛紛組織抗日義勇軍,在義勇軍事蹟的影響下,田漢、聶耳創作了《義勇軍進行曲》,一句“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每個人都被迫着發出最後的吼聲”,激勵了多少國人。中國人的怒吼與反抗從未停止過,就算明知自己孤立無援危險重重,就算明知敵強我弱必死無疑,他們依舊不計生死、慷慨而行,無論國家怎樣,仍沸騰着中華民族的血性。所以,勇氣與擔當是民族發展的希望。


        此次希望通过纪念“九一八”國恥,同學們能做一個團結凝聚的集體人,做一個自立自強的個體人和有勇氣與擔當的三中人,更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信息錄入:km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