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十七---紀念恢復高考40年
來源:  作者:  發佈時間:2017-9-17 10:41:15

前言:
    2017年是中國恢復高考40年。77級入學的27萬大學生成爲高考關閉11年之後選拔出來的一批精英人才。由於高考,他們每個人的人生經歷被徹底改寫,而這批人的奮鬥,也改寫着中國的歷史。如本文作者楊明炳老師所說,每一個77級大學生都有自己獨特的高考故事,每一個高考故事集合起來,構成了中國教育史上春天的故事。
楊明炳老師是昆明市第三中學物理教研組長,物理特級教師,77級的大學生,那個時代的幸運兒。工作兢兢業業,爲昆明市第三中學發展做出了自己的貢獻。歲月讓他懂得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生活。讓我們一起來聆聽楊老師講春天的故事。


那年我十七

昆三中教師楊明炳

   驀然回首,40年已過去,多少往事涌上心頭。而今全國上下都在追憶1977年全國恢復高考那件事,我作爲一名親身經歷者,當年的特別考生,時代的幸運兒,也想跟大家分享一下當時的所思所想。

   1977年,那年我十七歲,是騰衝三中的一名在校高中生。我記得1977年10月下旬有一天的《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刊發了新華社稿件《高等學校招生進行重大改革》,其中指出高校招生要“实行考试,择优录取”,招生范围是“工人、農民、上山下鄉和回鄉知識青年,複員軍人、幹部和應屆高中畢業生。”我看過報紙之後,心中暗自高興,通過考試可以上大學了。今年應屆畢業生就可以考,那明年我一定要考。沒過幾天,學校大會上傳達文件,除上述條件外,文件還說,爲了多出人才,快出人才,品學兼優的在校高中生,通過學校推薦,也可報考。
   會後我戰戰兢兢地向學校革委會主任說我也想報考,主任說你成績是優秀的,至於家庭出身問題要等討論。我心想這回又完了,出身“地主”外加有“海外关系”,這些摘不掉的帽子,已讓我當不了紅衛兵,入團也受阻兩年,這回肯定沒希望了。當時那心情真是委曲死了,我內心想,祖父母都已過世,生前都已是公社社員;我父母從來就沒有過自己的田地,況且現在都是中學教師;我也從來就是聽黨的話,一心想着做一名“改造好的地富子女”,到如今关键时刻还是没用。
   喜從天降!兩天後,班主任告訴我,學校已同意你報考大學了,趕快寫申請。可能是名額限制,我們學校只推薦了三名在校生參加高考。
報文還是報理?當年只分文科和理科兩類,報哪類,是我自己選的。父親的家教箴言是“饥荒年间饿不死手艺人”,我從小養成了自己動手的習慣,也心有志向,將來下鄉到農村時搞點修理,況且當時“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口號已響徹全國上下,當然是報理科!由於是先報志願後考試,所以在填志願表時,我一心想讀物理系,只報了雲大物理系物理和無線電專業,徵求父親意見時,父親給了一條建議,“老师稳定些,报个师范吧”,我同意了。平心而論,當時只要能上大學,不用下鄉,哪個學校都去,更擔心明年還能不能考。事後真的就錄在了昆明師範學院(現雲師大)物理系七七級,到了大學裏才瞭解到,當年師院所招三名在校生(物理系2人,化學系1人,均是“家庭出身”不好的,心裏暗自慶幸,若不報師範,恐怕是書都讀不成了。再後來跟一位“老三届”的同班同學講起報志願這事,他說到:你這家庭出身還想讀“云大无线电专业”,那是爲國家重要部門服務的。此後就再也不因讀師範而委曲了。
   複習什麼?怎麼複習?從報名到考試,不到50天!沒有大綱,沒有範圍,沒有資料,沒有輔導老師,全靠自己!語文:父親本是學中文的,但文革中已將全部書燒了,僅剩幾本工具書,且因學校需要,多數時間是教英語了。只有讀背毛主席語錄、詩詞,看書看報,想着到時候靈活運用就是了;政治:還是看報紙,聽收音機;數學、物理、化學:僅有的幾本省編課本,翻來倒去;不知道高考怎麼考,也不知道要考什麼。現在想來,那時的高考,還真是公平,全憑自己。
   高考。高考考試已是12月中下旬,氣溫很低了,考場是在離縣城40多公里的農村學校,地面已經結霜,周邊有一條大河,河風刺骨,考場只有稀疏幾根窗條,很多考生只有單衣,甚至有的赤着腳。我是教師子女,有棉衣,只是手生了凍瘡,指頭有小蘿蔔粗,監考老師還把他的火爐借給我烤烤手,現在想起,都還覺着暖和。
語文,理科寫一篇作文,題目二選一,《青松贊》和《攻書莫謂難》,我選的是後一個。葉帥的詩“攻城不怕堅,攻書莫謂難,科學有險阻,苦戰能過關。”確是那個時代的讀書進軍號,我平時辦校園板報,寫發言稿,這個內容有真情實感,好寫。我連用了好幾個反問句,喊出了自己的心聲,想必改卷老師也會爲之感動。政治沒太深印象。數學有一道解一元二次方程的題,用韋達定理求根,要驗根,我全對了。考場上我就很興奮,前幾天我從一個代課老師在師範學校進修時的筆記本里學到過這個內容。物理、化學,學過的都能做,有許多沒學過,無從下手。
   高考不公佈分數,但只聽說在校生的初選線比其它考生的要高出100分,初選名單裏有我的名字,接下來是等待政審。那日子真難熬,不知道會出什麼意外,一是政審能否通過,二是考試會不會算數,73年張鐵生的一張白卷,讓多少人的希望破滅,這樣的事還會發生嗎?鄧小平不是也被打倒過幾次嗎?


   錄取。由於交通不便,通知書只寄到縣教育局,然後在公佈欄裏寫上名字,自己去取。也許是讀書心太切,有天晚上做夢說我被錄取了,第二天一早就去請革委會主任打電話問,還真是的,說黑板上有名字了,那一時刻才叫是激動萬分呀。當天搭了20公里的便車,走了20公里的路,終於拿到了錄取通知書。雖然拿到錄取通知書,但心裏還是有幾分忐忑,還會不會變?一直到大學報了到,正式上課了,才真正放下心來。
   不自信,不敢自信,是那一時代人普遍存在的通病,誰都難於料到明天會怎樣。
   1977年,高考制度的恢復,真是一個歷史性的轉折,用多麼褒獎的語言,都不爲過。且不說對國家、對社會的意義,僅就我個人,確是人生的大轉折。我從內心感謝共產黨,感謝鄧小平,感謝那個新時代的到來。我能讀初中、高中,全憑父母爲人好,自己聽黨的話,才能同貧下中農的子女一起讀到高中。(我有一位姓劉的初中同學,他的學習成績也很好的,就因家庭出身不好而沒能上高中,直到1981年9月,我們又在大學裏相見,才知道他初中畢業,推薦上高中的名額被大隊幹部的兒子佔了,只有回家務農。恢復考試後他才重新考高中,考大學。兩人想見,都淚如雨下,我爲自己的幸運感動,他的想法肯定比我多。)我感謝鄧小平和那一時代的老一輩革命家,他們扭轉了國家的命運,也給我帶來了新生,從此我的家庭出身是“教师”!“解放”一詞的涵義是多麼的深刻!我感謝那位革委會主任,他的開明,讓我能早早的上了大學。大學畢業後,我一直站在中學講臺上,36年來,我很在乎自己的教學,總是告誡自己,別耽誤了學生的前途。

   作者簡介:楊明炳,男,現年57歲。1977年從在校高中生中考入昆明師範學院(現雲師大)物理系,1982年本科畢業。36年來一直從事高中物理教學,現任昆三中物理教研組長,雲南省特級教師。

 

楊明炳老師祝昆明市第三中學高2017屆高考成功
信息錄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