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別“失聯”―2015新年寄語 雲南大學 董雲川
來源:  作者:  發佈時間:2015-1-5 23:50:24

千萬別“失联”

              ——2015新年寄语

雲南大學 董云川

 

親愛的弟子們,新年好!

2014年最後一晚,記起了“新年寄语”的承諾。凝神靜坐,想說的太多太雜竟不知如何落筆。只好打開碟機播放馬斯涅著名的小提琴曲《沉思》以爲導入。靜、安靜、寧靜——思緒由此展開,落筆不當之處,均屬意識流亂爲,將就聽吧……

19571117日,偉大領袖毛主席說:“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青年們聞訊無不羣情振奮,歡呼雀躍,熱淚盈眶!2015新年將至,愚師也想對弟子們轉達幾句勵志的話,但話到嘴邊,還是忍住了,因爲忽然意識到: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歸根結底,誰的都不是!——此处无需鼓掌,只待觉察与反思。

“世界”本来虚幻,“当下”纔是實體!錯過今天,明日無存;此處不接緣,何方覓善果。個體生命極其短小,而“下一次”和“别处”總是誘惑無限。我相信每一個青年學生都是胸懷世界的,碩士生比本科生,博士生比碩士生,一個比一個的心念更高、更遠大。大家都想過熱鬧的好日子,而忽略了此前寂寞難熬的艱辛;人們只觀察到各種利益收穫,而不知道後臺的交易成本;社交場合的歡聲笑語,遮掩了各自懷揣着的那本難唸的經!高等學府中不停地頒發着千百年來少有的教學科研獎勵,但依然少見神采飛揚的學者;校園學堂裏到處有學生對讀書做出種種的承諾,卻越來越少見下筆寫字的兌現。從“江南Style”到“小苹果”,铺天盖地的流行,“潮”而“浅”(此处强忍住笔墨没有用“俗”字),真正值得肯定的無非是宣泄釋放之功效!相比而言,“失联”一詞就深刻而哲學得很!多國參與對MH370的執着搜尋歷時數月,情形悲壯超乎交響樂章,至今未果。知道而找不到謂之失聯,既不知道更找不到是嚴重的失聯。對照自己以及教育生態,說得多做得少是行爲上的失聯,心神不一是認知上的失聯,失魂落魄是精神上的失聯;知行兩分是爲個體及個體間的失聯,而形聚神散是組織與組織間的失聯。當下衆生因侷限於“无明”而致自性的迷失,因执着于“我相”而致法性的阻滯。馬航的千古絕唱成就了這個內涵豐富且具有現代性的詞語。時至年末,“失联”终成主流媒体视域下当之无愧的年度关键词。

2014,你失聯了嗎?2015,你會失聯嗎?繼續這個問題與航空業無關。在課堂的發言段,在課後的論辯時,在圖書館的寂靜處,在閱讀與寫作的字裏行間,在學術的最前沿,在同事手機裏、在老師的腦海間、在朋友的心坎上、在親人的念想處,你持續安在否?因爲不在場不到位,許多人難以面對、也無法回答“在与不在”的基本问题!

同一年,另一個值得吾輩注意的熱詞出現在教師節後,那就是“好老师”。多麼質樸而又稀奇的字眼!領導人慧眼獨具,教育界蜂擁而上,四處尋覓呼喚“好老师”,蔚然成风。

回眸千年,中華文明史上好老師數不勝數,其中三位超越時空得到了普遍的認同,成爲儒、道、釋文化(現在稱“精品课程”)的代表(现在称“学科带头人”)。他們是官場推崇的孔子、坊間推崇的老子和衆生推崇的釋迦摩尼。如果現身於當下,不知道會不會被評聘爲招搖過市的“省级或国家级教学名师”、科技類院士亦或社科類一級教授?這不是一個調侃的問題而的確是一個無比嚴肅的問題。仔細一想,他們除了共同的偉大之外其實完全不同——孔子是個想當幹部的好老師,老子是個疏離幹部的好老師,釋迦摩尼是個由幹部轉型的好老師。用今天的標準進一步衡量,發現孔子是個教學型教師,老子是個研究型教師,而釋迦是一個外聘的客座教師。三聖起心動念差異,發展路徑迥異,結局後果大異。值得後人深思!何去何從,認真學習,勤快模仿,各自考量。

探究教育真諦是本學科所有人的職責,而做一個好老師是部分人的願望,希望弟子們勇於擔當,以不可替代的實力和過人的品質展示你的存在。否則,即便你曾經現身於某課堂、某大學、某城市亦或世界的某個地方,就從來沒有、以後也不會有意義!

因爲網絡,學生與書籍失聯,因爲校區分割,學生與老師失聯,因爲手機故障,朋友與朋友失聯。老天爺,心與大腦失聯就會失去方向,心與身失聯就會失去依託,心與靈魂失聯就會無所皈依!

不要爲平庸找理由,請別對我說什麼身不由己,其實本來就是心甘情願;主動性不是被人剝奪的,根本上是自己放棄的。否則就不會有“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以夺志”的古訓。歲末年初,爲師不得不提醒各位弟子:弄潮兒必被潮(嘲)弄,隨波逐流者,結果一定會被時空稀釋殆盡。新年到了,放下腦補過度的自拍照,還想做個好學生嗎?親近善知識,千萬別和好老師失聯!掙脫僞學術的束縛,還想做個真學者嗎?遠離僞學圈,千萬別和真學術失聯!

琴聲落處,流淌出對教育品質的無限憂思!

 

                                    董云川

2014-12-31

信息錄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