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株小葉榕
來源:  作者:  發佈時間:2013-12-16 17:30:26

                                                  記一株小葉榕
                                                  高一1班  王清
      在校園的某一處,靜靜地佇立着一棵巨樹。我不曾知曉它的名字,不曾聽聞它的故事,只認出它是一株小葉榕。然而,在衆多草木中,我獨獨記住了它。其中緣由並不難猜想——以其高大,茂盛,而后,便是气质。
      它在綠蔥如茵中獨立,不見陪襯。龐大的樹冠傘蓋一般掩去草坪大半,邊緣沉沉垂下,低處幾乎碰着地面,使那幾人才可合抱的樹幹竟都略顯微茫。
秋末冬初時節,寒意漸濃。隨處可見黃葉蓋秋草的此處,它卻仍郁郁青青,絲毫不見凋敝,較起四周葉落枝枯的植株,總使人驚歎於濃烈的生命氣息。其枝杈掩映交錯,參差披拂,其間綠葉層層。葉色淡者僅如春草,似青似黃,非青非黃,彷彿狼毫輕墨點染;濃者甚於盛夏荷葉,碧色直透入葉脈,在陽光下幾乎要變得晶瑩;更濃一番,便是墨色的蒼蔥了。遼闊的青天,映着碧色的樹冠,襯上嫩青的草毯,層層遞遞,彷彿漸變的彩光,卻比光束更實,更沉,更厚重。
      每每踏着進行曲的旋律走過榕樹身旁,總忍不住回頭張望。在晨風中,它靜立着,微微晃動巨型的頂冠,滾起層層柔和的綠浪。長者一般,安詳的望着孩子們談笑而過,不在意他們是否投以注目,似笑非笑。
      午餐後,常看到它,端坐於冬日正午的暖陽下,紋絲不動,彷彿閉目,彷彿凝神,彷彿專注。我曾想靠近,然而每每,只踏出一步,便又退了回去,始終不敢置足草坪,不敢擾動它的安寧靜謐。我只是,不遠不近地,靠着磚紅色的教學樓外壁,凝望着不漏一絲陽光的樹蔭,注視着塗了石灰的白色樹幹的交迭皺紋,細數着墨綠與嫩青交互相映的葉子,讓心緒隨着那虯龍般粗壯盤曲的根系旋入地下,飛馳,直至不可測的地心。
      晚上,從迴廊看出去,遠處燈火繁華,近處星光淡淡。那榕樹,不曾躁動,只在兩盞高高的,暗暗的路燈下,安靜地,守護着。即使狂風天氣,枝葉翻卷若海浪,那敦實的根系與樹幹,也未曾有過一絲不安的顫動。
      我也曾淋着小雨,靜立在他的疆土邊緣,閉着雙眼凝聽雨點拍打樹葉的微聲。我也曾扶着走廊的欄杆,遙望夜幕中他模糊的身影,懷想,它曾見證多少年代。
不開花,不張揚,它的身旁,總是少有人駐足。它永遠,只獨自,佇立在校園的那一處,不期盼注目,不豔羨繁華,聽肩上的鳥兒唱述歲月匆促。

 

信息錄入:施揚